消失的聖誕老公公

   威力醫師最近遇到了一點困擾的事,暫且不論對錯,有點麻煩,因為這事跟【聖誕老公公】有關的事。

    我們家的三個孩子,至今仍然最喜歡的節日除了生日,就是聖誕節了~

    每年他們都要研究聖誕老公公送禮物的路線,甚至我們前年在沖繩過聖誕節,他們也要看看民宿有沒有出入口可以讓聖誕老公公進來。

    可是前幾天,孩子從學校回來,難過地跟我說,

【把拔,今天老師跟我們說,世界上根本就沒有聖誕老公公,那個都是你們爸爸媽媽扮的!】

【喔?!有這種事,爸爸倒是從來沒有聽說過,你覺得爸爸像是聖誕老人嗎?】

【不是,我都沒看你去買過禮物!】 老二說,

【一定不是,爸爸才不會買那麼貴的禮物送我們!】女兒接著,

【而且聖誕夜爸爸都比我們還早睡著~】老大也發表言論…

哈哈,我笑著說,

【所以如果我是聖誕老公公的話,你們應該都沒有禮物了吧…】

我接著問,

【那你們有沒有想過為什麼老師會說世界上沒有聖誕老公公?】

老二急著說,

【我知道,因為老師從來沒收過禮物,所以他不相信有聖誕老公公!】

女兒說,

【因為老師在家沒有很乖,所以…】她還沒講完就被兩個哥哥打斷話了。

這時,老大緩慢但很有自信地說,

【其實我知道原因喔,以前爸爸你就有講過啊,大人是看不到聖誕老公公的,只有小孩才看的到,所以聖誕老公公都會等小孩睡著才敢進來;如果有一天小孩變成大人了,就再也看不到聖誕老公公,也拿不到聖誕禮物了。而且,變成大人以後會忘記有聖誕老公公這件事~】他停了一下,

【所以其實是老師看不到聖誕老公公,也忘記聖誕老公公了啦!】

弟弟妹妹同時點頭,我也微笑看著他。

老師道高一尺,威力醫師魔高一丈,我早就幫小孩打過預防針了,好險!

只能期待,孩子變成大人的那一天,不要太快來到~

【給你看診,我心裡這關可以過…】

很多媽媽,小孩出生後整個心情就是跟著孩子上上下下,小孩健康,跟著笑,小孩生病,跟著流淚。大多數兒科診間都是吵吵鬧鬧,跑跑跳跳,嘻嘻哈哈,大聲尖叫。但有時也會有安安靜靜,聽著媽媽👩🏻流淚訴苦的靜默時光。

大多數時間兒科醫師👨‍⚕️是在幫生病的小朋友看病,但有時候我們卻更需要幫心痛的父母👫治療。憑良心說,認識威力醫師的朋友或一起工作過的同事都知道,我的脾氣並不算好。以前不管在病房,在急診,遇到{不禮貌},{來找碴},{不想等},{想吵架},覺得【服務】不夠好的家屬,我應該算是很兇🤬的醫生。但是,對於因為孩子病情感到無助或難過傷心的家屬,我一直覺得,花再多時間都值得,也必要。

每次看診,還要兼差當心靈導師,慢慢引導緊張父母的情緒,開示正向的育兒態度。很花時間,但是看著每個越來越勇敢,越來越堅強的媽媽,我覺得偶爾當個協助媽媽內心寧靜的【心寧大師】,有時比當兒科醫生還重要。

所以當我看到這句:【💚給你看診,我心裡這關可以過…】,心裡覺得很踏實,很撫慰,不只幫到孩子,也幫到媽媽。我常常笑說,我每次看診,治療妳的時間都比妳孩子還多耶。

所以,下次候診時間比較久,請體諒一下,裡面可能又是一個【卡關】的媽媽,她可能剛哭過,妝有點花,給她一個加油的眼神吧。

愛貓的媽咪

今晚來講個故事,既然說是故事,人事時地物都稍作調整了,只是這個故事其實經常發生在你我身邊,門診類似的事件也一再地出現~

媽媽約莫三十五歲上下,穿著優雅,人很客氣,是個四歲多氣喘兒👶的媽媽,兩年前我門診診斷氣喘後開始定期治療,因為狀況很穩定,都是一個月帶孩子回診一次,固定週六上午回診。一直以來,媽媽都安安靜靜,遵照醫囑,所以我也沒有閒聊太多。

去年夏天,在我們停藥的期間,孩子突然喘🗣了起來,我隨口問道,
【最近有甚麼狀況嗎?夏天一般比較少氣喘發作耶,是不是偷吃太多冰淇淋🍦?】

媽媽突然問了:【醫生,問一下燒香拜拜會不會引起氣喘?】

我說,【會喔,目前研究燒香跟二手菸🚬都是很容易導致氣喘的原因喔~】

媽媽搖搖頭,【公公👴🏻家最近擺了神壇,一天到晚都在燒香,我稍微講一下就被罵個半死,我幫小孩戴口罩他們也罵我,說我嫌他們家空氣髒,他說他燒的是香又不是毒,我實在不知道該怎麼辦?】

這種情形很常見,【沒關係,妳不用自己開口,你下次請長輩一起過來,我跟他們衛教一下,不會給妳為難。至少讓他們知道通風的重要,而且小孩如果在家盡量就不要讓他待在烟多的地方。尊敬神明,也要記得疼惜小孩~】

【而且,公公一直覺得孩子會氣喘是我本身體質🧬不好才會這樣…】媽媽嘆氣,

【沒這種事,氣喘跟遺傳和環境都有關係,遺傳的部分,爸爸應該也有一半的貢獻才是啊,妳都叫來,我一起解釋清楚,孩子今天比較喘,我看妳三天後先回診再讓我看一下好了。】

她面有難色,【可是我只能星期六回診,一到五,孩子都在爸爸那邊;六日我才能看到他,也只有六日我才能帶他看醫生。我們現在關係,有點問題~】
講到這裡也大概知道狀況了。

【可是這幾天孩子嚴重的話怎麼辦?你不來沒關係,孩子總要再回診吧?】

【醫生你多開幾天吧,他們嚴重時會帶去急診,平常他們不太願意讓孩子看西醫。我下周一定會再來的!】

之後的回診,除了媽媽,其他家人當然沒有一起來過。

這件事約莫過了半年後,有一天,一個爸爸👦🏻自己來到診間,沒帶小孩,拿了身分證件與戶口名簿,說要開診斷證明。孩子的名字有點熟悉,但我一時沒能想起是誰,爸爸說,
【醫生,我想要開孩子的氣喘診斷證明,還要麻煩你加註一下小孩對貓🐱過敏,因為之前檢查好像有對貓過敏。】

身為醫生應有的直覺,聽起來就是怪怪的,我瞄了一下報告,那個貓毛過敏很輕微啊,雖然是紅字,但是過敏科醫師看到這個數值應該根本不會覺得是貓的錯吧?所以我問了一下爸爸說,
【這是保險要用的嗎?保險用的應該沒有需要註明對甚麼過敏喔。】

爸爸有點愣住,【我這個有其他用途,你要註明有對貓過敏】

【我們開診斷書只能照實際狀況寫孩子有氣喘,門診持續治療,到底對甚麼東西過敏這個沒有一定喔,我無法註記。】

【我這個小孩他媽媽有養一隻貓🐱,我一直覺得就是那隻貓讓小孩氣喘這麼嚴重,叫她丟掉她一直不丟,我這個孩子每次假日跟媽媽住就會來看醫生,我有朋友叫我來開診斷書,這樣才能保護好小孩。】

原來,知道了他的用意,也知道這一定是訴訟用,當然不可能註記甚麼對貓過敏這種事,爸爸得不到滿意的結果,有點不開心地離開。

一個月後,爸爸又來了,這次帶著孩子過來,這次我一看到就記得了。我還記得,那是星期一晚上。因為爸爸說,
【醫生,我要帶小孩來驗傷!他星期六日有跟人家出去,我今天發現他手腳有傷口,趕快帶來給你看一下。】
我檢查了一下,除了手臂跟膝蓋都有一點擦傷,我問
【小朋友你怎麼了?】
【我昨天在外面跌倒了…】孩子低著頭。
【嗯嗯,這個擦擦藥膏就不痛了,昨天去哪裡玩?好玩嗎?】
【媽媽帶我去衛武營,我們去騎腳踏車,很好玩~】小孩笑著回答著。

看樣子,接下來應該是大人的問題了。

【爸爸,這個就是跌倒擦傷啊,沒甚麼好驗傷啊?】

【這個小孩每次假日跟他媽媽出去,回來身上就都有傷,這個太奇怪了啦!】

【我家孩子也都是假日出去玩時身上就容易受傷啊,這沒甚麼啊~為了怕受傷都不帶孩子出門,那才是奇怪呢。】

【怎麼你們醫生都這樣,我上次去急診他也不給我開驗傷單,你今天也這樣,那我來幹嘛~】

【來讓我看看小孩的傷口有沒有感染,需不需要處理啊,這才是來看病啊!】

遇到我這個待過急診好幾年的老江湖,爸爸又不開心地離開了…

三個月後的一個星期六上午,媽媽又帶著孩子來回診了,這次看起來心情很好,我問她:【有甚麼好事嗎?】

【官司終於結束了,我離婚了! 不過孩子跟著我的時間比之前還更多,本來他爸那邊主張說小孩跟著我一直生病,假日的就醫紀錄特別多,不過法官還明理,覺得反而是他爸那邊都不帶小孩去看醫生,像氣喘這種長期的問題,一直不帶去看醫生反而是他們家照顧不好。最近一個人,心情輕鬆多了~】 她看起來笑得很真。

【也不算一個人啦,孩子不在妳這邊的時候,還有貓🐱陪妳啊~】我順口回答…

【貓?! 王醫師你怎麼知道我有養貓?】她突然張大眼睛,

我聳聳肩,笑了笑,【控制的不錯,下個月再見囉~】

一個重獲新生的媽媽,一個健康的孩子,還有一隻幸福的貓,星期六忙碌的假日門診,一切總算值得♥️♥️♥️!

<再見了,索羅門🇸🇧~>

永遠記得那年要出發去索羅門行動醫療團的前一晚,老婆🙎‍♀️對我說的話,

【先跟你報告,你要當爸爸了,我怕你出國那麼久,回來才告訴你,你會一堆問號?】她拿著一根兩條線的快篩棒給我,淡淡地說。

就這樣,我們在索羅門各小島間穿梭,來回地幫助需要的民眾,拉近了兩國民眾的情誼,也有了這些美好的回憶。當地第一大報{所羅門之星}也對我們的活動頭條大肆報導。很純樸,很簡單,但是很快樂的一段旅程。

昨天這個美麗的島國,不再是我們的邦交國了。很可惜,像這樣的情況,威力醫師之前去過的另一個東非國家「馬拉威」也曾這樣。所有當地的民眾都很難過,因為過去我們對這些邦交國都是全面的幫助,不只醫療,農業,科技,商業都予以協助,讓當地民眾生活實質上的進步,有實質的提升。並非只是金錢援助而已。

以後要再去索羅門,就不像以前那樣容易了。原本還跟一些朋友約定,有機會還要再回去看看,這下機會渺茫了~

💰💰對了,索羅門王🧞‍♂️的寶藏,我找到了喔,想要的話全部都可以給你!
去找吧,我把所有的財寶都藏在那裏~

(當初找我去索羅門的大叔👨‍🦰就是這樣跟我說的,該你/妳囉!)

醫生叔叔,你後面有兩個小女生

醫生叔叔,你後面有兩個小女生👧🏻👧

這是之前門診時發生過的真實事件,所以我覺得也不能說是故事了。有一次一個約莫四歲多的小男生來看診,很乖,算是不熟的小病人。所以威力叔叔開始跟他聊玩具,聊卡通,可是他沒甚麼興趣,只有點頭搖頭。就在即將看完診的時候,小弟弟突然抬起頭來對著我說,【醫生叔叔,你後面有兩個👥小女生!】

我停了一下,沒多說話……倒是媽媽👩‍🦰急忙道歉,壓了一下弟弟的頭。
【醫師不好意思小孩子亂講話🤭,這孩子最近都喜歡胡說八道~】
【沒關係啦,我以前也聽過類似的話,小孩常常這樣的。】

㊙️㊙️㊙️㊙️㊙️㊙️㊙️㊙️㊙️㊙️㊙️㊙️㊙️㊙️㊙️㊙️㊙️

記得當我還在醫學中心當住院醫師時,在熟悉一般病房事務之後,開始進了加護病房🆘。在兒科和成人病房,最大的不同,就是一般病房中歡笑聲其實還是不少;但是兒科加護病房,大概是整個兒科部唯一特別沉重悲傷的地方,因為家長對孩子有太多的不捨。照顧加護病房的孩子當然格外辛苦,要是值班時遇到幾個孩子狀況很不好,已經處於倒數計時的狀態,那就特別難熬😭。難熬的不只是看著孩子的掙扎,還常常要面對家屬止不住的眼淚。不過通常經歷過這一段日子,每個兒科醫師都會成長茁壯很多。

有一次值班時,大概晚上十一點多,剛走出加護病房,要搭電梯去地下室買點吃的,電梯旁一個阿嬤👵🏻突然用台語跟我說,【少年醫生啊,你辛苦了啊】
【喔,今天還好啦~】我望了她,是之前照顧過病人的阿嬤,這次小朋友又住院了,不過不嚴重就是了。
【王醫生,你現在醫術越來越好👍了耶~】
【ㄟ~阿病人照顧多了就會進步啊,總不能都不進步吧~】其實當下有點累,只是敷衍地回答了一下,有沒有進步那要老師們說了才算啊~
【真的啦!我跟你講齁啊你不要害怕,我看的到一般人看不到的那些,你後面跟了四個小孩👥👥,還蠻多的。】
其實在醫院聽多了,我也沒有很在意,加上據說威力醫師命格有五兩多,我也從來沒親眼看過。就問了一句【阿嬤,那他們跟著我要幹嘛?會不會很恐怖?】
【不會啦~ 他們👽有些人不清醒但還沒走,有些剛走卻自己不知道。但是他們都會盡量跟著好醫生,希望能幫助他們。治好也可以,幫他們解脫也可以】
我突然有點愣了一下,小時候讀過前輩侯文詠寫的書,難道那個背後靈的故事是真的?
【我上次還看到你們一個主任後面跟著一大排的,還有一個比你資深的醫生後面也跟著六七個。我沒有跟他們講,我跟他們比較不熟啦】她接著說。
【痾,你不要跟他們講比較好,我怕他們會嚇到😱!】其實當下我是怕阿嬤會被叫去看精神科醫師…

㊙️㊙️㊙️㊙️㊙️㊙️㊙️㊙️㊙️㊙️㊙️㊙️㊙️㊙️㊙️㊙️㊙️

【真的啦,醫生叔叔後面真的有兩個小女生👧🏻!】
這時媽媽幾乎是摀住弟弟的嘴了,要把他拉出診間了…

【媽媽,我看過她們!】望著小男孩👦🏻堅定的眼神,媽媽被嚇到了。
診間護理師跟我也突然頓了一下。

這時弟弟跑到我身後的疫苗冰箱,指著上面的貼紙。
【媽媽,這個我上次有看過卡通,裏面有這兩個。】

【喔~這個威力叔叔也認識喔,姐姐叫艾莎,妹妹叫安娜,對不對?】

整個診間,哄堂大笑😂,又是一個開心🥳的看診時光。

PS.請把照片放大,各位就可以自己看到那兩個小女生了,真人真事,診間小故事。

附註: 2019年底,這個疫苗冰箱已經報銷,所以這兩個小女生,從此再也看不到了,我們只能看這張照片懷念她們了。

#醫生叔叔,你後面有兩個小女生

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

今晚,從日本來台灣旅遊的高橋先生一家人,在台灣導遊的陪同下急忙地帶著十個月大,發燒一天多的寶寶來威力醫師門診。因為這是高橋小妹妹出生以來第一次發燒,還燒到39.5C,又是在異鄉,家人顯得特別不安。

台灣導遊只能用著簡單的英文溝通,高橋一家也只有爸爸會簡單的英文,感覺威力醫師英文講了一些,溝通上也不太清楚,所以在做了檢查之後,簡單解釋了一下,先幫寶寶退燒,請他們先等待一下流感報告。他們等待的過程,看得出高橋太太憂心忡忡,想問想說,又甚麼都開不了口。雖然我覺得寶寶狀況還好,但是礙於溝通困難,無法讓父母心安,我也覺得難過。

這時候我想到了之前因先生工作全家搬到高雄的日本朋友岡本典子小姐。她在台灣住了幾年,兩個小孩也都是威力醫師照顧的,雖然我一直說要認真學日文,但是一直沒有學好,每次都是靠她的中文來幫忙溝通;還介紹一堆日本來台灣工作的朋友給我,每次都很熱心地來幫忙翻譯;今天寒假,老公調回日本,全家搬回大阪,離開前她特別來送禮物,謝謝威力醫師幾年來的照顧,所以我們留下了這張照片。

我馬上傳了訊息給她,問她是否有空當我們的翻譯;接下來,在她的幫忙下,一句句翻譯後,我漸漸看到高橋一家人緊繃的神情慢慢緩和,高橋先生越說越起勁,高橋太太本來快掉下眼淚沉下的臉,也慢慢出現笑容。在他們對話中,我不太厲害的日文似乎還聽到岡本小姐跟高橋一家人說,【這位台灣醫師你們可以放心❤️❤️❤️喔~】這種在異鄉時候聽到這句話,應該會很有安定人心的力量❤️。

結束了對話,高橋妹妹燒也開始退了,他們全家離開診間時都是開心地笑著,望著高橋夫妻以整齊的日本人特有的九十度鞠躬,我也充分感受到他們的謝意。跟診護士好像看完一部感人😭電影,問我說【王醫師,這場面連我都覺得好感動喔~可是我不太理解,為什麼你還要花這麼多時間打電話溝通,她爸爸英文也勉強可以聽懂啊?】

【我知道啊,我跟他講完報告也就盡了責任。可是妳想想,他們在台灣旅遊還有三天,如果他們這樣憂慮地離開,接下來還玩得下去嗎 ? 身為兒科醫師,雖然把孩子照顧好很重要,但是如果不能看著家長開心地走出去,我也是很難過的。妳想想,今天寶寶發燒,本來可能是他們旅行最糟的經驗,我們稍微幫一點忙,可能會變成他們在台灣最棒的回憶喔!】

回家後,馬上找出岡本典子小姐的合照,寫了這一篇文章,感謝她的幫忙,上次拍照時是妳跟我說【謝謝】,這次換我用這張照片跟妳說【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

偷偷告訴大家,典子小姐也在威力醫師粉絲裡喔,請大家一起幫忙按讚按愛心,讓典子小姐感受到我們滿滿的感謝~

我也想畫畫~


這兩天,老二跑來問我,【把拔,為什麼哥哥畫的飛機你都會放到電腦上?上次我也有畫,我的都沒有在電腦上…】

【可是我叫你畫飛機✈️,你畫一台火箭🚀給我啊?】

【那是比較厲害的飛機啊~而且你上次還有放妹妹的照片…】

【我也有放你們的啊,你看,你跟哥哥曬得黑黑的照片,很多人都跟爸爸說你是小鮮肉💪喔~】

【我不要當小鮮肉,我要當小猴子🐒,你可以放我的畫嗎?】

【你還太小,你畫的很多大人還看不太懂,你看你飛機跟火箭都畫一樣。】

【可是我很會畫動物,我畫給你看…你上次說的伊索寓言我還記得…】

威力醫師今天是一個被要求一定要寫文章的爸爸🙇🏻‍♂️,大家看的出來這是哪個故事嗎?

話說,還好弟弟不知道哥哥畫的飛機上了新聞,不然我還真的交代不了呢,哈哈。

新聞連結
https://health.ettoday.net/news/1464806

無聲的兒科診間

威力醫師的小病人中有些總是會花特別久的時間。大部分是吵雜的,有時是閒聊太多,有時是病情嚴重,也有些小朋友是特地來門診表演一些新把戲來給威力叔叔看的,不看完拍手還真不好意思讓他離開。

    但是有兩個小病人每次來,雖然時間特別長,可診間卻都是安安靜靜的…

    小兄妹的爸爸媽媽都是聾啞人士,我們每次看診過程都是【書信往來】,記得幾年前,最初遇到的時候,兩個兄妹都是感冒連連,經過幾次看診後確定有氣喘體質,儘管溝通困難,但他們開始接受治療,身體也總算好了一陣子。因為哥哥也是聽障,妹妹雖然沒有問題,但是在家沒人可以交談,平常也不多話。所以那時候明明兩個父母帶著四歲兩歲的小孩進來,正是最吵鬧的年紀,整個診間卻都是安安靜靜,很多外面等候的家長都覺得不可思議。

    最近哥哥長大了到台南啟聰學校就讀,但是回高雄還是會來給威力醫叔叔檢查一下,常幫忙照顧他們兄妹的好鄰居說,【他每次看診都要花很多時間溝通,很多醫生感覺沒有意願多花時間寫字,所以他回高雄都一定會來找威力叔叔看看。】我們聽到了也感覺好心疼,所以每次多花點時間總是願意的。

    今天早上又換妹妹來看診了,寫了好多字好多便條紙,可是每次看到媽媽擔心又不懂的神情,總覺得沒多寫幾個字過意不去。不過身為兒科醫師,可以幫助到很難把病情說清楚的父母跟小朋友,總覺得這是一種天職。

    所以,下次各位在診間等候的父母們,如果裡面安安靜靜,花的時間長了點,千萬不要不耐煩喔~ 威力醫師聽到外面家長大吼,字就會寫得歪七扭八的喔!

    父母多一點耐心,兒科門診就會更溫暖喔!謝謝今天所有耐心等候的家長們~

兩張X光片

十年前,2009年七月在南非的史瓦濟蘭志工服務,是威力醫師開啟了國際醫療的第一次經驗。史瓦濟蘭現已改名史瓦帝尼王國,是全世界愛滋病盛行率最高的國家,全國40% 以上人口感染愛滋病毒,其中80% 合併肺結核,平均壽命約三十歲。這是甚麼概念呢,簡單說你在當地看到二十個小朋友分兩隊在踢足球,裡面有八個小孩有愛滋病,六七個會有肺結核,其中十五個小孩活不到四十歲。要出發到這樣的地方,當時內心真的有點忐忑,尤其是再過三個月就準備結婚了。

那次我是擔任高醫學生志工服務隊的領隊,在當時衛生署駐非專員盧道揚醫師的幫忙下,協調當地的學校,醫院,一起做的社區學校交流衛教服務。

有一天剛好遇到一位當地醫師的每周巡迴診療時間,因為病人眾多,威力醫師也一起幫忙看診。在這裡兒科醫師可是非常受到重視,因為大部分的人活不過三十歲,兒科醫師要照顧的病人非常多啊。看診區大排長龍,我自告奮勇說:

【十八歲以下都給我,十八歲以下都是兒科醫師專門的】

當時我們一起巡迴診療的當地黑人醫師。

結果他跟民眾說完,大概四分之三都跑來兒科區了…生意真好~

前兩個病人,感冒嚴重些,倒也還好,開個藥就可以。

第三個病人,八個月大嬰兒,咳得好厲害,活力也不太好,呼吸有點急促,哭聲也不宏亮,聽了一下,整個肺部擴張不佳,呼吸聲不明顯,是典型的細菌性肺炎。

【先照張X光】我大聲的喊~一句在平常不過的話。

旁邊的護士望了我一眼,猶豫了一下;旁邊看診的黑人醫師也暫停手邊看診病人過來了解狀況。

【怎麼了?】他問,

【這個嬰兒不太好,呼吸急速,胸骨上方凹陷,聽診雙側囉音,右側呼吸音變小聲,應該是細菌性肺炎!右邊應該還有點輕微積水,感覺蠻嚴重的】我回答,

他也聽了一下,看了看孩子,對我說,

【我覺得你評估的很正確,連右側積水都有發現,很厲害。那為什麼還要照X光?】

我嚇了一跳,這樣的對話我在台灣從沒聽過,

【我想確認肺炎的範圍,大小,積水狀況啊…】

【那照完X光片之後的治療方式有沒有不同?】

【都是給抗生素,連住院都不見得有其他更好的設備治療。】我們剛從醫院一起過來,很清楚設備其實就那樣簡陋,而且病人也不見得有能力住院,他們可沒健保啊。

【我們這一趟巡迴,就只帶了兩張X光片。這個村子,下午另一個村子,都只有這兩張,我們通常是留給醫師問診檢查不能確定的病人,或覺得照了X光可以有重大發現的病人。我們要對自己的診斷有信心!】

他停了一下,【更何況,你診斷是肺炎,我診斷也是肺炎,在這裡,能有兩個醫師同時檢查判斷,已經要感謝老天了。】

【嗯~我懂了!】這個好像在台灣從沒教過的事,我突然有了重大領悟。

在當地巡迴醫療時遇到的排隊民眾,大多是小孩喔,也有來預防接種的。

接下來一個早上,其實比這個嬰兒嚴重的還有好幾個,但是心中突然沒有掛念,這些嚴重的病人以前可能要猶豫很久的處置,都很快做了決定。結束前,我們也一起看完了兩百多個病人。

我沒有用到一張X光,因為我想成人那邊或下一個村子可能比較需要。

【那些孩子下周會再過來吧? 就麻煩你了,我下周會在其他地方服務..】下診休息時我對那黑人醫師說,

【或許吧? 很多孩子從生病到死亡根本沒醫師可以看。他們已經是比較幸運的那一群了!】

【身為一個兒科醫師,我覺得今天我才發現兒科的疾病其實我沒看過的還很多,也還有很多要學,今天學到很多,謝謝你~】

【謝謝病人吧~ 對了,我忘了告訴你,其實我也是小兒科醫師!呵呵呵…】他挑了一下眉,眼神調皮的說…

終於幫忙看診結束,這就是我們當時看診的診療室外面。

粉絲感謝文,粉專的起源

在我心理有個很重要的”恩人” 王韋力醫師
真的是恩人…

滿週歲一定要來找王醫師合照,將來讓肉包知道有個一直守護她的醫生叔叔

肉包包的福氣結識這麼好的善緣

也把我從地獄般的生活拯救出
哈哈…真的不誇張耶!

和王醫師初識是因,那時生完肉包後準備出院的前一夜約晚上10:30,王醫師打來病房告知肉包包的情況一切良好,並耐心的回答我提出的問題

當時我的想法是”在這麼晚的時候還有位醫生為我的孩子費心” 而深深的感動著

滿月預防針就幫肉包包預約,這位王醫師 感謝他 為我的寶寶如此費心😊

滿月後肉包包開始了腸絞痛,天啊…原來腸絞痛的寶寶那麼難顧,怎麼哄都不行(還沒滿月時就不好帶了),在半夜哄著她抱著走4小時,哄到我胃痛😫,就每週回診見王醫師拿腸絞痛的藥

有次回診,我突然對王醫師說,肉包包那麼難帶,我覺得我都看不到我的未來了!
他笑著回答說:妳的未來妳抱在手上( 肉包)
😂😂😂 這回答很有梗

之後每次回診,王醫師都會對我加油打氣
朋友都說,我當時沒有產後憂鬱,多虧了王醫師
嗯…嗯…應該是😆

為什麼會說把我從地獄生活解救呢!
有次回診時,我抱怨著每天每天都好累, 肉包一直黏在我身上,放下就哭,每個小時都要喝牛奶,還要抱著走來走去哄著才要睡,真的好累😥(明郁說,當時看到我離去的背影很讓人擔心)

他回答說,是不是寶寶沒有安全感,才會這樣子!對寶寶建立安全感 試試
當下覺得,會是這樣子嗎?
醫生建議的,那就試試吧!
天啊…我做了3天,真的只有3天,驚為天人
3天後竟然不用抱著走來走去哄睡,我只要躺肉包旁邊讓她知道我在,不用拍、不用哄就自己睡了,一週後就自動斷夜奶睡隔夜了!😍😍😍

老天爺派下來的天使😂 是不是…

前幾週肉包包高燒,也是王醫師發現的早,開轉診單讓我帶阿包去大醫院…那次肉包住院也讓王醫師費心了!

肉包的出院診斷是敗血症😱😱😱
今天肉包包打預防針時,王醫師也說 發現的早即時治療,才沒有失去了

真的是救了肉包包的恩人…
很多很多的感謝,真的不是幾句謝謝能表達…
感謝您一直都在…
肉包包要追隨您到長大😉

感謝您守護著這麼多的孩子

本文引用自張瑀珊小姐臉書文章